分类 网站开发 下的文章

原标题:戴耀廷再被揭底:曾赴日反华狂言“港独是唯一选择”

戴耀廷赴日参加反华活动,分裂国家图谋昭然若揭(图:大公网)戴耀廷赴日参加反华活动,分裂国家图谋昭然若揭(图:大公网)

海外网4月12日电 赴台煽“独”后又死口不认的违法“占中”发起人、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连日来以所谓“想像”和“学术”为诡辩借口,声称自己不支持“港独”。近日,戴再被港媒揭“港独”老底,港媒调查发现,戴耀廷去年赴日本出席反华组织举办的会议时,已狂言“独立”是“唯一可以保护香港的选择”,比早前出席“五独”论坛时的言论更露骨和更具煽动性。事实证明,戴耀廷之流祸乱香港死心不息,勾结分裂国家势力早有前科,戴氏的“港独”本质显露无遗!

据香港《大公报》消息,反华组织“民主中国阵线”于去年7月23至26日,在日本神奈川三浦市举行所谓的“研讨会”,邀请了香港、台湾、日本及加拿大等地的激进派及反华组织头目参加。除戴耀廷外,因宣誓播“独”而被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的“青年新政”梁颂恒、游蕙祯等一批祸港,乱港“独人”都在现场出现。而早前与戴耀廷一齐参加台湾“五独”论坛的“藏独”组织头目之一的达瓦才仁,同样出现于该场合。

鼓吹“不断抗争” 分裂国家居心昭然若揭

据戴耀廷当时发表的“主题演讲”,并在辅助发言的投影片上,刻意放了一面撕裂了的五星红旗,煽动分裂国家的意图昭然若揭。其后,在“中国崩溃”论本身正在崩溃的情况下,他用某些外国学者的所谓研究作包装,狂言中国将“走向崩溃”,他称到时候“独立”是“唯一可以保护香港的选择”。戴耀廷继续大放厥词,“独”沫横飞,充满“唯恐天下不乱”的论调,声称“眼下香港社会应该不断透过‘抗争’,教育大众建立‘自主’意识”。

在该会上,有人质疑戴耀廷的说法是否定中国未来会持续正面发展,戴耀廷不做丝毫“学术”掩饰,声称“没有探讨”过,因其个人认为中国正面发展机会极低云云。讽刺的是,他早前赴台“宣独”被各方谴责后,就不断用所谓“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作挡箭牌。事实上,“假学者”,“真政客”戴耀廷及其属的阵营,祸港乱港言行罄竹难书,如今见引起社会公愤,“势色不对”下意图掩饰,却已掩不住社会同心“排独”的共识!

而事实上,对于“中国崩溃”论,其本身就正处于崩溃的境地,戴耀廷幻想的“中国崩溃”终究也只是这类人的幻想而已。在今年两会上,中国外长王毅就一针见血地指出,随着中国的持续发展,“中国崩溃论”自己先崩溃了,变成了一个国际笑柄,更加不得人心。因为事实胜于雄辩。

此外,对于“港独”,中央和特区有关部门多次表态,将一如既往,依法严厉打击。故而,戴的“港独”也终是其幻想罢了。

港媒列举戴耀廷八宗罪(图:大公网)港媒列举戴耀廷八宗罪(图:大公网)

屡搬“学术研究”掩饰祸乱香港居心

虽如此,但戴耀廷祸乱香港的居心远不止此。

据报道,戴耀廷身为港大法律系副教授,不但知法犯法鼓吹“港独”,更屡次以“学术研究”为名搞政治,包括煽动学生、市民违法“占中”,推出操控选举的“雷动计划”、“风云计划”等,可谓前科累累。戴耀廷企图成为香港反对派的“共主”指点江山,实际上却是祸港乱港阵营的“狗头军师”,“馊主意”不断,反对派不少人都看不过眼对他进行批评。

2013年1月,戴耀廷首次提出以“公民抗命”方式“占领中环”,又说参与者必须承担罪责,在行动后自行向执法部门自首。不过当去年戴耀廷被香港警方以涉嫌串谋公众妨扰,煽惑他人公众妨扰等罪名落案起诉,该等罪行如经普通法起诉罪成,最高可被判监七年,戴耀廷就立即“撂挑子”,称只会承担与自己行为相应的罪责,不会认罪。

“占中”过后,戴耀廷不甘寂寞,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中提出“雷动计划”,向选民提供片面甚至涉嫌经过操控的数字,叫支持者作“策略投票”,甚至预留若干“雷霆救兵”,企图操纵选举结果,令“自己友”当选,涉嫌违反选举相关法例,更漠视选民的自由意志。

同阵营也不爽他:一提笔就搞掉反对派议员

2016年立法会选举投票当天,“雷动”计划要求支持者放弃工党李卓人和何秀兰、民协冯检基等传统反对派老将,转而力捧在“占领”期间的激进出位者,最后令多名反对派老将堕马,落选的反对派人士批评戴干扰选举,是“混乱”,“危险”,且“不应该的做法”。也有反对派支持者致电电台,狠批戴“关你什么事,你一提笔就搞掉几个反对派资深议员?你是不是要负责呢?还尽说些风凉话!”

去年戴耀廷又有新搞作,提出“风云计划”,为反对派布局2019年区议会选举献计,目的是将反对派在区议会的议席由约100席大幅增加至300席以上,借此抢占相关的117个选委席位,为下一届特首选举再次“造王”作准备。不过,他向民主动力会议推销计划时,被与会的反对派人士连番质疑,大泼冷水。

怕砸到头(港媒)怕砸到头(港媒)

港媒批戴:要威,又要戴头盔

戴耀廷以学术自由为借口“播独”引起港媒反感,香港大公报12日发表评论,指出戴的实质是一名身披学者外衣的政棍。

评论指出,谁都晓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学术自由与言论自由,都不能逾越法律。戴耀廷作为法律学者难道不清楚吗?戴耀廷公开表达他要实践他的学术成果,这个成果是什么?正是他所言的邦联、联邦、“港独”。这已触及法律底线,无关学术与言论自由。

评论列举戴耀廷近年所作所为,如2014年策动非法“占中”,对香港民生及经济造成沉重打击;2016年策划“雷动计划”,干预选民投票取向,试图影响立法会选举结果;最近又提出“风云计划”,试图干预明年区议会选举。指出其行为早已超出“学术自由”范畴,是刻意去违法,应受到法律制裁。

评论谴责,现实中戴耀廷之类“要威,又要戴头盔”(即想耍威风,又怕出事)。既要实践违法研究成果,又害怕受到法律制裁。摇身一变成为貌似可怜,手无缚鸡之力的“学者”,博取同情。无论戴耀廷变成狼外婆还是伪学者,他的所作所为,改变不了“政棍”的真实面目。(海外网 侯兴川)

许多科幻作品都展示了克隆技术的强大潜力,也有很多人在现实中追求克隆自己失去的宠物。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有人会想这么做,但从伦理和科学角度来说,很难证明克隆过程和结果能符合人们的预期。

图1:2005年克隆2只小狗时,需要1000个胚胎和123只代孕狗。上个月,知名歌手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透露,她的两只狗——维奥莱特小姐(Miss Violet)和思嘉小姐(Miss Scarlett)都是利用已故图利尔犬克隆出来的图1:2005年克隆2只小狗时,需要1000个胚胎和123只代孕狗。上个月,知名歌手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透露,她的两只狗——维奥莱特小姐(Miss Violet)和思嘉小姐(Miss Scarlett)都是利用已故图利尔犬克隆出来的

三年前,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兽医学院教授CheMyong Jay Ko接到了一位哀伤老人的电话。老人告诉他,他的宠物狗刚刚冲进车流,被一辆卡车当场撞死。他打这个电话是想咨询下:是否可以克隆他的爱犬?

对于CheMyong Jay Ko教授来说,这个电话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奇怪。毕竟,20多年来,他一直在研究遗传学、克隆遗传学以及生理学。所以他对这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是的,克隆动物是可能的。

当然,克隆需要有个前提,那就是拥有包含完整DNA的细胞。但是动物组织通常在死后不久就开始降解,因为细菌开始啃噬那些没有防御能力的细胞。CheMyong Jay Ko知道,如果想要保护动物的遗传物质,他们必须迅速行动起来。他和两个学生挤进一辆面包车,驱车一小时来到这位老人的家中,并从刚刚死去的小狗身上取下了皮肤细胞。

回到实验室,CheMyong Jay Ko和他的团队从样本中提取和培养了部分细胞。从理论上讲,他们现在有了可以创造出一条死狗的基因材料。当然,在实际研究中,事情会比这复杂得多。

图2:史翠珊表示,她很难找到萨曼莎那样卷发的图利尔犬,这是她决定克隆其死去宠物的原因之一图2:史翠珊表示,她很难找到萨曼莎那样卷发的图利尔犬,这是她决定克隆其死去宠物的原因之一

自1996年起,科学家们就已经知道克隆哺乳动物的方法行得通,当时多利羊(Dolly)刚刚诞生。从那时起,他们很快就开始尝试克隆其他动物,包括老鼠、牛、猪、山羊、兔子以及猫等。但由于犬类繁殖过程不同,克隆狗狗们面临着更棘手的挑战。

在几次失败的尝试之后,第一次成功的克隆狗实验发生在2005年,当时一个韩国团队成功地利用名叫Tai的狗耳部皮肤培育出一对阿富汗猎犬。其中一名新生猎犬死于肺炎,但是第二只克隆狗史努比(Snuppy)活了10年。史努比被认为是“克隆狗的革命性突破”,被《时代》杂志评为年度最令人惊奇的“发明”之一。CheMyong Jay Ko就是这个韩国团队的顾问之一。

当时,研究人员正在讨论克隆动物与细胞供体相比是否衰老得更快,或有更高的患病风险。多利羊6岁时死于肺病和关节炎,寿命大约是普通绵羊的一半。史努比12岁时,死于与克隆母体相同的癌症。在2017年,韩国团队在《自然》杂志上撰文探讨了这一问题,他们试图利用史努比自己的干细胞进行克隆。他们正在进行的研究将“与细胞捐赠者进行对比,以研究克隆动物的健康和寿命。”

自从研究人员首次向世界展示了史努比的研究以来,克隆狗的科学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如今,有许多商业公司和机构(其中许多位于韩国),致力于将克隆技术引入克隆普通宠物领域。其中包括总部位于美国的Viagen公司,他们会收取税前5万美元费用,分两期支付,以克隆你的宠物狗。此外,他们也会收费25000美元克隆猫。

最终,那位向CheMyong Jay Ko咨询的老人并没有克隆他的狗,最主要的因素是高昂的价格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但是,许多有钱的宠物主人愿意为这样的服务付出更高代价。毫无疑问,最著名的就是芭芭拉?史翠珊(Barbara Streisand)。上个月,这位歌手兼电影制作人告诉《Variety》杂志说,她的三只狗中有两只是克隆狗,维奥莱特小姐(Miss Violet)和思嘉小姐(Miss Scarlett)都是利用毛茸茸、白色的、刚去世的图利尔犬萨曼莎(Samantha)克隆的。

几天后,史翠珊在《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中写道:“在共同生活14年之后,我失去了我亲爱的萨曼莎,这让我非常伤心,我只是想让它和我在某种程度上保持联系。我可以保留它的DNA,这样我能让它继续活着。我有个朋友曾克隆了他心爱的狗,这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史翠珊继续写道:“如果你花足够的时间阅读关于宠物克隆的文章,你会发现这个形容词反复出现——至爱。当人们克隆他们的动物时,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爱自己的宠物,因为他们不能忍受永远失去它们的绝望。普通美国狗的寿命在7到15年之间。从这个角度看,价格似乎比较合理。5万美元能做什么?它能帮你省下与心爱的家人永别所带来的不可估量的痛苦。”

然而,和专家们谈谈克隆时你就会开始意识到,其成本比大多数人想象的都要高,而且远远超出了金钱的范畴。哥伦比亚大学犬类认知实验室负责人、2010年《狗的内心世界》(Inside of a Dog: What Dogs See, Smell, and Know)一书的作者亚历山德拉?霍洛维茨(Alexandra Horowitz)说:“我理解试图让你的狗永远生存下去的冲动,和狗共同生活的一大悲哀就是我们和狗一起生活的时间太短暂了。”

克隆的过程很简单。它从培养细胞开始,就像CheMyong Jay Ko从失去爱犬的老人那里得到的。接下来,科学家需要从另一只不相关的狗身上提取未受精卵,将它们从输卵管中取出。后者通常不会受到伤害,尽管这种手术有侵入性。

CheMyong Jay Ko解释称:“我们取出卵子,并带进实验室。在那里,我们手工移除它们的细胞核。我们可以用细管针来除去(它们),或把细胞核吸出来。这一过程会剥去它们所包含的遗传物质,使卵细胞基本上成为科学家们创造的‘空白板’,以填补他们选择的DNA。科学家也可以通过定向紫外线照射达到类似的效果,紫外线会破坏遗传物质。”

然后,科学家们从他们正在寻找的动物身上取出一种培养的体细胞,然后用针小心地将其插入卵子中。在“弗兰肯斯坦”式的扭曲中,他们用电脉冲让这个复合卵融合起来。CheMyong Jay Ko表示:“通过这种方式,来自供体细胞的细胞核将成为卵子的一部分。现在,来自供体细胞的细胞核会表现得像卵子的细胞核。但有一个关键的区别:不像未受精卵,它有半数的必要遗传信息来创造新的生命,另一半则在精子细胞中。这样你就有了一整套的遗传信息,就像其他正常胚胎那样。”

电脉冲也开始启动细胞分裂。几天后,假设这个过程成功了,实验室可以通过手术将细胞植入另一只动物——代孕狗妈的体内。这些代孕母亲需要使用激素治疗,有时还用切除输精管的公犬做“伴侣”。在理想情况下,她们可以怀孕。通常,代孕母亲会继续进行其他的克隆妊娠。如果你曾经考虑克隆自己的爱犬,这个过程可能已经让你犹豫了。但从道德角度来看,事情将变得更加可疑。

即使不包括最初的卵子捐赠者和代孕者,克隆过程仍然需要大量的狗才能产生成功的克隆体。毕竟,许多克隆体无法成功占据子宫,或者在出生后不久就会死去,就像史努比的同胞。为了让史努比和它的同胞诞生,科学家培育了超过1000个胚胎,并将它们植入123只代孕母亲体内。

CheMyong Jay Ko承认:“你需要大量的狗来做这种类型的克隆,尽管成功率在随后的几年里上升了,但依然只有20%左右,不过这已经非常高。”

正如CheMyong Jay Ko和他的合著者所指出的那样,克隆动物可能有正当的理由。例如,你可能需要许多相同的狗做研究,复制服务犬稀有和可取的能力,或者克隆濒危物种进行保护。然而,许多动物保护者和伦理学家仍然提出强烈的反对意见。霍洛维茨指出:“克隆的过程基本上创造了一个我认为是养殖狗的行业。”

生物伦理学家杰西卡?皮尔斯(Jessica Pierce)也反对这种做法,他在《纽约时报》上撰文指出,克隆产业已经产生了“一种完全不可见的犬科动物,但它们的身体却充当了生物基质。”即使一个人愿意忽略动物因被取走卵子而带来的痛苦并选择怀孕,问题仍然存在。其中的关键可能是,当宠物主人克隆“心爱的”动物时,他们认为自己得到了什么。

几个世纪的选择性育种让许多人误认为狗的基因构成决定了它的个性。但皮尔斯在电话中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克隆公司是在利用这种无知。这就是不幸所在,属于不道德行为。”基因保护公司的名字(就像PerPETuate),似乎暗示了克隆动物的无限期延续。

霍洛维茨也表示同意,她说:“可能会有一些种类倾向,而且肯定有一种倾向,认为这些狗狗的基因组将会有用,使得克隆狗比其他非基因改造同类更有能力。但对我们来说,关于狗的性格的所有事情都不是这些基因决定的。一切都是基因组与环境的相互作用所致,从它们在子宫中诞生的那一瞬间开始,就像人类一样。”

对于那些爱狗的人来说,这应该是个临界点。你喜欢这种动物不是因为它的基因,而是因为它与你共同度过了许多时光。虽然克隆可能完全复制宠物的基因组,但它们绝非是同一只狗,因为它们不会有同样的生活。 即使是史翠珊也含蓄地承认,她的两个克隆幼犬“有不同的性格”,与萨曼莎也截然不同。她在《纽约时报》上写道:“每只小狗都很独特,有自己的个性。你可以克隆狗的样子,但你不能复制它的灵魂。”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现代快报独家对话举报人李悠悠:已联系到受沈阳侵害的另几位女生

现代快报讯(记者 孙玉春)原北大中文系教授沈阳被指性侵女生致其自杀事件备受关注。4 月 7 日,南大文学院、上海师大在 6 日北大、南大发出说明后,相继发出声明对此事表态。而此事件的当事一方、举报者李悠悠也一直在关注着事情的进展。7 日下午,现代快报记者联系上在加拿大的李悠悠,此时那边是深夜,她十分坦诚地讲述了为何会在 20 年后的今天通过网络对沈阳进行举报,并透露已联系到其他几位受沈阳侵害的女生。

△高岩的墓地。图片来源于网络△高岩的墓地。图片来源于网络

4 月 5 日,李悠悠在网上首先举报原北大中文系教授沈阳,20 年前在北大任教期间,曾性侵自己同窗好友高岩,导致高岩在 1998 年 3 月自杀。李悠悠的举报迅速引发社会各界的关注。7 日下午,她更向现代快报记者表示,自己和其他同学、老师终于站出来公开揭露此事,对于自己来说,也是搬去了一块压在心头 20 年的巨石。

目前,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上海师范大学都先后做出了明确表态,不仅要继续复核、调查此事,而且建议已经要求当事人——现南大文学院教授、长江学者沈阳辞去教职,上海师范大学也明确解除其兼职教师职务。南大文学院前任院长也在朋友圈发表个人说明,为当时引进人才失察道歉,要求自领处分。

李悠悠说,各方反应速度之快,令她感到非常宽慰。以下则为现代快报记者与她通过微信对话的更多详情。

现代快报:能说一下你对这件事目前处理的看法和态度吗?

李悠悠:我们坚持原来的立场和判断,希望沈阳面对事实,能承认对高岩性侵和污蔑的事实。南大和北大目前的反应速度很快很积极。我们也感谢和欣慰。

现代快报:对事情的下一步处理你有何期待?

李悠悠:我们希望下一步,北大能够公布当年北大党委、纪委审查沈阳,对其行记大过处分的会议纪要。据说当时在学校的会议上,沈阳承认和高岩有性关系和恋爱关系这两点的。如今他面对记者采访,却逐一否认。我们认为是颠倒事实的,我们希望还事实以历史真相。向公众和高岩父母以及 95 级同学公布当年调查的细节和会议记录。

第二点就是对南大。目前南大已经明确认定沈阳不具备继续任教资格,请他辞职,我们认为是很有魄力和勇气的,南大校领导和文学院的现任领导很正直的,我们很钦佩。但希望不要止步于此,希望不仅让沈阳走人,据我们所知受害者不只一位,我们希望这些受害者在学校的保护下,勇敢地站出来!也希望学校能为她们提供一个真正安全可靠的举报平台。

现代快报:关于沈阳性侵其他女生的指控,有证据吗?

李悠悠:我和北大中文系的同学都一致认为,高岩不是沈阳第一个性侵受害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之所以这么说是有依据的。除了这 20 年间,从北大和南大的师生那耳闻的一些事情,我们近期已经直接间接联系到了几位受害者,有北大,也有南大期间的,时间跨度比较大。我们已经明确的知道,这些女生有些也给我们讲述了他们被沈阳性侵的真实过程,我们也是感到非常惊讶和愤怒。现在不方便透露姓名,在适当的时候,受害人也会站出来,这也是我们后面期望看到的结果。

现代快报:事情已经过去 20 年,你为何对此一直念念不忘?这件事对你人生产生多大的影响?

李悠悠:高岩是我的挚友,我们俩关系非常亲近。她可以说是我目前 40 多年人生里,最好的两个朋友之一,而她的离去,对当时也非常年轻的我,造成了很大的冲击。首先是对我的人生观价值观,以及对人,特别是比我们更有权力有经验的异性的信赖,产生了很大的冲击和挑战。

我是北京女孩,一路顺风顺水,学习比较认真,没离开城市,还考上了北京大学,家里也是知识分子,无忧无虑长大的。但是最亲近的朋友离去,让我的信任感、安全感遭到了很大的冲击。

现代快报:这 20 年来你是不是时常会想起高岩?

李悠悠:在这 20 年中间,从 1998 年 3 月 11 日,乍暖还寒,高岩离开这个世界的日子,到今天 20 年,高岩遭受侵害的事实,以及她因为这个悲惨的事实所离开世界这个事件,对我来说是个创伤性的悲剧性事件,它像一枚沉重的磁石一直沉在我的心底。连我的先生都知道,我跟他也多次提起过,我的好友高岩的这段伤痛的往事。

但是我一直懊悔的就是两件事,一个是当时由于自己知识和经验的局限,还太青涩,没有充分理解高岩的痛苦和绝望,已经到了她想弃绝这个世界,弃绝自己宝贵生命的境地,所以我没有及时挽救她于悬崖边缘,没有及时开导他保护她关心她,这是我一直以来忏悔的、充满歉疚心结的一个地方,这 20 年没改变过。

二是一直惭愧自己没能为她做什么事情。20 年后,我出来发声,从自私的角度说,我是为了了却自己这两个心结,让我自己的心宽慰,让这颗沉在心底 20 年的压抑的磁石稍微挪移开来,而不再把我压得充满了悲伤。

现代快报:您坚持举报沈阳仅仅是因为这件事还是因为后来他对待此事的态度?

李悠悠:不仅仅因为多年前他对好友高岩的性侵事实,也不是因为他的态度。我们现在也都为人父母,尤其我为人妻为人母,也有女儿,转换一个角度来体会和感受,实在无法想象。最后我们觉得还是应该站出来,能让高岩和这些女生还回她们应有的安宁,保障她们应有的权益,这是个心愿和诉求,我们要实现这个愿望。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